【小仙樹洞】你與我,無關風花雪月。

這是一個80後平民玩家一段遊戲歷程,沒有卿卿我我,沒有風華雪月,沒有激情澎湃,也沒有英雄蓋氣,但我想大多數玩家都是這樣吧,有憧憬,有失望,有不甘,有懦弱,最終缺不得不離開,我想這樣平淡的故事應該沒有什麼人愛看吧,不過也僅僅紀念一下吧,回味年輕時的遊戲,回味誅仙那會純真的友誼吧。

當時偶然在網頁上看到誅仙手遊的宣傳廣告,想起上學時兄弟們在網吧裡玩誅仙端遊的快樂時光,於是下載了遊戲。

畢竟前邊也玩過端遊,所以上手較快。我一直鐘情於青雲,所以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青雲,當時運氣好,早早的拿了一把+15武器,道法好像是v5的前三名吧。

那會的遊戲還沒有那麼多大V,多數還是v7以下的玩家,在一次幫戰時,我們幫和另外一個幫菜鳥互啄,我這小v5也算一個主輸出,在追殺一個天音的時候,追的太深了,出來好幾個人呢打我,我看扛不住了,一個逍遙遊開跑,那幾個人還是窮追不舍,眼看快要躺了,突然血條一下回復了一截,定睛一看,一個身穿雪琪裝的美女給我送溫暖,在美女的加血下,我掉過頭把那幾個人解決掉,然後再幫頻發了個謝謝美女,她隻是發了個微笑的表情,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檸檬,我心裡想的這個妹子挺不錯,不在一個組裡還能加血,一定是個好玩家。碰巧那天在外邊,我打完幫戰就下線了。然後也沒有交集了。

在過了幾天的時候,我收了一個傻白甜的姑娘當徒弟,傻徒弟的人緣超好,認識的人也多,每天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,把我也弄得沒事就上遊戲看看,仿佛給我這個單機狗帶來了全新的遊戲世界。

過了一個月左右吧,徒弟家族有人棄坑了,傻徒弟就把我拉進了她們家族,我再次遇到了她。依舊是淡淡的歡迎兩個字,我想著這美女好高冷啊。家族裡有我這個話嘮徒弟的存在,大家玩的比較嗨皮,遊戲任務做完了,就在幫派和家族的wx群裡聊天。

這裡簡單介紹下我們家族吧,洛(我徒弟)傻白甜一枚,遠(後來我徒弟的相公)逗比一個,這兩人年紀差不多,都是95後,都在上學,家族裡的話題制造者和氣氛營造者。還有個兄弟叫石頭,整天神龍不見尾,基本不和我們副本,隻是每周來煉藥。本人(榆木疙瘩)和檸檬是80後,都已工作,不過都不是很忙,我們四個人經常在一起聊天。

檸檬當時好像在藥店工作,有夜班,我也經常值班,我倆晚上就一起遊戲、一起聊天,一起度過漫漫長夜。隻有在晚上,我倆可以聊一聊生活、聊一聊現實、互相傾訴工作中的不快,我們的觀念好像比較一致吧,隨便聊個話題總會找到共鳴處,在工作之外有個聊的來的小夥伴真好,而且還在網絡上,可以肆無忌憚的暢所欲言。

就這樣愉快的玩了一段時間後,我的傻徒弟洛洛和遠結婚了,還不要face的起了當時很火電視劇的名字(三生三世、十裡桃花)。我們家族更熱鬧了,兩個小家夥整天吵吵鬧鬧的。

偶然一天,傻徒弟說:師傅,你把檸檬娶了吧,咱們兩家子一塊玩。

我心中竊喜,正和我意啊,不愧是我徒弟呢。由於本人性格比較悶,嘴也笨,還沒想好怎麼向檸檬說的時候,檸檬就說:走吧,去結婚。(羞愧啊,給男同胞們丟人啦)我們就這樣走到了一起。

我們兩家子就這樣愉快的遊戲。嗯,或許是年齡的問題或者是性格的問題吧,我和檸檬在更像兄妹,像朋友,不像別的夫妻整天刷真言,秀恩愛。每天笑看徒弟兩口子嬉戲打鬧。隻有我倆的夜班碰到一起的時候,我倆就聊聊天,打發值班時間。

當時我已經結婚啦,檸檬奔赴在相親的道路上,有時候會像我請教感情上的問題,雖然我也基本屬於小白。其實我和我媳婦屬於從小一塊長大那種,到了歲數,雙方家長一看挺合適就走到了一起。我也隻能站著男性的角度幫她分析分析。

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了兩年多,我和檸檬,徒弟和遠,我們成了兩對為數不多的一直走下來的夫妻,我們在遊戲中釋放生活和工作上的壓力。

傻徒弟和遠都畢業了,開始忙工作了,我家的小公主也快出生了,檸檬也通過了一家醫院的招聘,工作越來越忙,大家聊天時間少了,慢慢也開始有人雙開掛副本啦(大家雖然忙,但是兩個人雙開也一直保持著四個號一起副本)

持續了一段時間,大家都心裡清楚是時候說再見啦,在完成家族的最後一次煉藥後,我們四個人一起卸載了陪伴了我們兩年的誅仙。

這就是我們平民玩家的一段遊戲歷程,我們隻是普通的遊戲玩家,隻是一起刷刷副本、聊聊生活、苦惱一下煉器失敗、苦惱一下仙府還不升級,沒有風花雪月,沒有攻寨拔地,也沒有什麼英雄主義。

畢竟生活不止有遊戲,我們為了生活,不得不告別我們深愛的誅仙,感謝陪伴我們兩年的誅仙,感謝帶來歡樂的洛、遠.,感謝陪我聊到天亮的檸檬,我們度過了一段美好的遊戲時光。

“感恩相遇,不負遇見”,官方今年感恩節口號,真正的說到了每一個誅仙玩家的心坎,讓我想起了兩年前遊戲的快樂時光,感謝誅仙這個大平臺讓廣大玩家相識、相知、相愛,願誅仙手遊越辦越好,加油誅仙!!!

本文來自誅仙真人故事征集活動玩家投稿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~

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要分享快來參加活動吧→ 吃瓜還能得元寶?你隻需要這麼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