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歲月鐫刻初心 用生命書寫忠誠——追憶鄧州市公安局民警盧閣

用歲月鐫刻初心 用生命書寫忠誠——追憶鄧州市公安局民警盧閣

你趴在辦公桌旁邊的地上,同事以為你摔倒了,可你卻起不來了,辦公桌上還整齊的擺放著你正在辦理的案件,你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42歲;

追悼會上,穿著整齊的警服,你靜靜的躺在那裡,好像睡著了。14歲的兒子泣不成聲的讀著悼詞,同事們有的失聲痛哭,有的默默地流淚,大家多麼希望這不是真的……

“兄弟一路走好!”“真可惜,還這麼年輕,人民的好警察。”“正是你們平凡中的偉大,才有了人民的幸福安寧!”“盧哥,我不相信這是真的,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”……

平安鄧州公眾號上發佈你因公殉職的消息,評論區中的留言讓大家看到一個平凡的警察卻有著不平凡的一生。

盧閣,男,生於1979年3月,大學文化,中共黨員,1998年參加公安工作,現任鄧州市公安局汲灘派出所民警。自參加工作以來,紮根偏遠農村,一幹就是十六年,幹的都是最瑣碎不過的工作,辦過的案子都不大起眼兒,過往經歷也都平淡無奇。和多數民警一樣,盧閣是平凡普通的,可當他離開後,才讓人感受到他曾如此的光芒萬丈,成了平凡人心中的英雄。

主動請纓 做完成任務的放心人

“基層派出所人數比較少,我們一個人當幾個人用,盧閣無論是破案、抓捕,還是協調民事案件,都很拿手,所裡的重要案件我都放心交給他去處理。”汲灘派出所所長周正學說。

今年6月底,轄區傳染病患者張某戒毒超期未報到,需要強制戒毒。當時在南方某市旅遊的張某被當地派出所發現,盧閣主動請纓,日夜兼程,帶隊前往該市實施抓捕,找到張某的位置後,立即進行蹲守。他考慮到若強行抓捕,可能引起張某反抗造成受傷,導致疾病傳染,決定引導、規勸其就范。在他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的勸說下,張某主動認錯,和民警一起回到鄧州,安全順利地辦理了強制戒毒。

2020年初,新冠疫情肆虐,盧閣對群眾生命健康和社會安定高度負責,及時妥善處理轄區涉疫案事件,並作為鄧州市桑莊高速口卡點的帶班民警之一,堅守在疫情防控最前沿,嚴格檢查過往車輛。鄧州白牛鎮一女子孫某從武漢海鮮市場返回鄧州,被作為重點人員進行居家隔離觀察。期間,孫某母親去世,她思親心切,夜晚私自翻院墻外出,趕回汲灘鎮孫莊村娘家送別母親,在當地群眾中引起巨大恐慌。接到報警後,盧閣迅速趕到現場,當時人們紛紛避而遠之,孫某心情又十分悲痛,無人上前處理,情況十分特殊。“我上!”盧閣說。他穿好防護服,對孫某反復做思想工作,勸說其回家隔離觀察,經過一個多小時耐心勸說,孫某終於同意和母親做最後的告別,坐上救護車返回白牛鎮家中繼續隔離。

展開全文

用歲月鐫刻初心 用生命書寫忠誠——追憶鄧州市公安局民警盧閣

你趴在辦公桌旁邊的地上,同事以為你摔倒了,可你卻起不來了,辦公桌上還整齊的擺放著你正在辦理的案件,你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42歲;

追悼會上,穿著整齊的警服,你靜靜的躺在那裡,好像睡著了。14歲的兒子泣不成聲的讀著悼詞,同事們有的失聲痛哭,有的默默地流淚,大家多麼希望這不是真的……

“兄弟一路走好!”“真可惜,還這麼年輕,人民的好警察。”“正是你們平凡中的偉大,才有了人民的幸福安寧!”“盧哥,我不相信這是真的,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”……

平安鄧州公眾號上發佈你因公殉職的消息,評論區中的留言讓大家看到一個平凡的警察卻有著不平凡的一生。

盧閣,男,生於1979年3月,大學文化,中共黨員,1998年參加公安工作,現任鄧州市公安局汲灘派出所民警。自參加工作以來,紮根偏遠農村,一幹就是十六年,幹的都是最瑣碎不過的工作,辦過的案子都不大起眼兒,過往經歷也都平淡無奇。和多數民警一樣,盧閣是平凡普通的,可當他離開後,才讓人感受到他曾如此的光芒萬丈,成了平凡人心中的英雄。

主動請纓 做完成任務的放心人

“基層派出所人數比較少,我們一個人當幾個人用,盧閣無論是破案、抓捕,還是協調民事案件,都很拿手,所裡的重要案件我都放心交給他去處理。”汲灘派出所所長周正學說。

今年6月底,轄區傳染病患者張某戒毒超期未報到,需要強制戒毒。當時在南方某市旅遊的張某被當地派出所發現,盧閣主動請纓,日夜兼程,帶隊前往該市實施抓捕,找到張某的位置後,立即進行蹲守。他考慮到若強行抓捕,可能引起張某反抗造成受傷,導致疾病傳染,決定引導、規勸其就范。在他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的勸說下,張某主動認錯,和民警一起回到鄧州,安全順利地辦理了強制戒毒。

2020年初,新冠疫情肆虐,盧閣對群眾生命健康和社會安定高度負責,及時妥善處理轄區涉疫案事件,並作為鄧州市桑莊高速口卡點的帶班民警之一,堅守在疫情防控最前沿,嚴格檢查過往車輛。鄧州白牛鎮一女子孫某從武漢海鮮市場返回鄧州,被作為重點人員進行居家隔離觀察。期間,孫某母親去世,她思親心切,夜晚私自翻院墻外出,趕回汲灘鎮孫莊村娘家送別母親,在當地群眾中引起巨大恐慌。接到報警後,盧閣迅速趕到現場,當時人們紛紛避而遠之,孫某心情又十分悲痛,無人上前處理,情況十分特殊。“我上!”盧閣說。他穿好防護服,對孫某反復做思想工作,勸說其回家隔離觀察,經過一個多小時耐心勸說,孫某終於同意和母親做最後的告別,坐上救護車返回白牛鎮家中繼續隔離。